What is Deep Learning?

The cost of a world-class deep learning expert was about the same as a top NFL quarterback prospect” – Peter Lee (Microsoft Research) Source: What is Deep Learning?

Decoding the Enigma with Recurrent Neural Networks

Decoding the Enigma is interesting, but these days it has no practical use. Modern encryption uses public-key factoring algorithms such as RSA. RSA is a different beast from the Enigma, but in theory we could also decode it with deep learning. In practice, this is difficult because RSA uses modulus and multiplication of large integers. … [Read more…]

台灣才有吳清友,我們只有羅振宇|數位時代

《賈躍亭的前世今生》的作者老鄧在創作後記中討論,「為什麽賈躍亭能騙這麽多人?」不是因為賈躍亭厲害,是因為社會健忘,像樂視這樣的騙局,基本十年一次,1990年代有牟其中,2000年有德隆,現在有樂視,但等到下一個賈躍亭出來的時候,還是會有很多人相信「這次不一樣」這就是賈躍亭,羅振宇們憑借一張嘴在中國商界縱橫捭闔的秘訣。 Source: 台灣才有吳清友,我們只有羅振宇|數位時代

台灣才有吳清友,我們只有羅振宇|數位時代

我覺得這是投資人為這個社會的淺薄與急功近利估了一個價,一份得到付費專欄平均收費199來計算,也就是說投資人認為中國社會有3500萬人會成為羅輯思維的用戶,按照轉化率10%計算,這意味著它的精神受眾可以達到3.5億人! Source: 台灣才有吳清友,我們只有羅振宇|數位時代

滴滴、软银、阿里云…巨头在用「钱和脚」为东南亚市场投票吗? | 东南亚创投周报_搜狐科技_搜狐网

资方烧钱,主要看重这一场景可以抢夺的入口地位:无论是互联网流量的入口还是在线支付的入口,这背后的想象力甚至可能超出诸如Lazada这种电商带来的想象力。 Source: 滴滴、软银、阿里云…巨头在用「钱和脚」为东南亚市场投票吗? | 东南亚创投周报搜狐科技搜狐网

Pros and cons of iOS machine learning APIs

These are the APIs you can choose from: using a cloud service Core ML high-level Metal with the MPS graph API low-level Metal Performance Shaders third-party APIs such as TensorFlow and Caffe rolling your own Source: Pros and cons of iOS machine learning APIs

松下幸之助(日本松下电器创始人)_百度百科

“吃”和“被吃” 日本松下公司预备从新招的三名员工中选出一位做市场策划,于是,他们例行上岗前的“魔鬼练习”,予以考核。 公司将他们从东京送往广岛,让他们在那里生活1天,按最低标准给他们每人1天的生活费用2000日元,最后看他们谁剩的钱多。 剩是不可能的,一罐乌龙茶的价格是300日元,1听可乐的价格是200日元,最便宜的旅馆一夜就需要2000日元……也就是说,他们手里的钱仅仅够在旅馆里住一夜,要么就别睡觉,要么就别吃饭,除非他们在天黑之前让这些钱生出更多的钱。而且他们必须单独生存,不能联手合作,更不能给人打工。 第一个先生非常聪明,他用500元买了一副墨镜,用剩下的钱买了一把二手吉他,来到广岛最繁华的地段——新干线售票大厅外的广场上,演起了“盲人卖艺”,半天下来,他的大琴盒里已经是满满的钞票了。 第二个先生也非常聪明,他花500元做了一个大箱子,上写:将核武器赶出地球——纪念广岛灾难40周年暨为加快广岛建设大募捐,也放在这最繁华的广场上。然后用剩下的钱雇了两个中学生做现场宣传讲演,还不到中午,他的大募捐箱就满了。 第三个先生真是个没头脑的家伙,或许他太累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个小餐馆,一杯清酒一份生鱼一碗米饭,好好地吃了一顿,一下子就消费了1500元。然后钻进一辆被废弃的丰田汽车里美美地睡了一觉…… 广岛的人真不错,两个先生的“生意”异常红火,一天下来,他们对自己的聪明和不菲的收入暗自窃喜。谁知,傍晚时分,厄运降临到他们头上,一名佩戴胸卡和袖标、腰挎手枪的城市稽查人员出现在广场上。他扔掉了“盲人”的墨镜,摔碎了“盲人”的吉他,撕破了募捐人的箱子并赶走了他雇的学生,没收了他 们的“财产”,收缴了他们的身份证,还扬言要以欺诈罪起诉他们…… 这下完了,别说赚钱,连老本都亏进去了。当他们想方设法借了点路费、狼狈不堪地返回松下公司时,已经比规定时间晚了一天,更让他们脸红的是,那个稽查人员正在公司恭候! 是的,他就是那个在饭馆里吃饭在汽车里睡觉的第三个先生,他的投资是用150元做了个袖标、一枚胸卡,花350元从一个拾垃圾老人那儿买了一把旧玩具手枪和一脸化妆用的络腮胡子。当然,还有就是花1500元吃了顿饭。 这时,松下公司国际市场营销部课长宫地孝满走出来,一本正经地对站在那里怔怔发呆的“盲人”和“募捐人”说:“企业要生存发展,要获得丰厚的利润,不仅仅要会吃市场,最重要的是懂得怎样吃掉市场的人。” Source: 松下幸之助(日本松下电器创始人)_百度百科